瑛是住在我家楼上的邻居,她家本是农村的,老公做矿产生意发了大财,全家到市里来买了楼,两个孩子被送进市里最贵的私立学校。不过大多数时间,是瑛一个人守着近200平米的空房子,老公一般在矿里或在外面应酬,瑛没有工作,于是她迷上了麻将,和一群矿老板的老婆组成了固定牌搭子。
这男人有钱就变坏,瑛的老公长得实在不好看,碘着个大肚子,个子又不高,但同样学会了风流。找了个小情人,为情人买首饰、买衣服,带情人去旅游、去渡假……瑛最开始知道的时候,据说闹得惊天动地,割过脉、喝过药,两口子打架把家里的东西全砸了……
但没办法,男人本性不改。瑛没有工作,又无一技之长,孩子还在念书,她要是离了婚连自己都养不活。瑛的老公也压根没想过要离婚,他劝老婆:只要不吵不闹,我会对家里负责的,我在外面也只不过逢场作戏……
几年的拉据战,让瑛变得麻木。她除了大把大把的花钱疯狂购物,要么打打麻将,最后干脆对丈夫不闻不问。她老公的确从没提过离婚,只是手里的情人走马观灯似地换个没完。有时两个月前是带着一个长头发的小姑娘,过两个月又可能换成了一个高个子的小少妇……
不过有一次,瑛的老公找了个大学生情人,在这里我们叫她小三吧。小三有二十七岁了,有一份工资不算高的工作,是个很有心计的女孩子。也是瑛的老公最处得最长久的一个情人。也许瑛的老公喜欢有文化的人,为她在市里买了一套房子,专门把她养起来。瑛似乎也知道这些事,也没去管。
你不管并不代表人家不会有想法,那个小三天天跟瑛的老公闹,要他离婚跟她结婚。瑛的老公总是找理由推辞,小情人不依不饶,有时还打电话到瑛的家来骚扰她,有一天趁这男的出差,小三自己找上门来了。
她到瑛的家敲门,瑛一打开门就知道这人是谁,不想让她进来,但小三说:“是你老公要我来找你的”。瑛只好放开门,小三一看房间里还有另三个女人坐在麻将桌前,心虚了,想退出去,瑛却将门关上了,作了个“请”的手势,要她坐下来:“是我老公要你来找我的?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小三红了脸,吃吃艾艾地说:“要不,我们另外找个地方谈谈?”
瑛气定神闲:“不用,你不是都找到我家里来了吗?就在这儿谈吧?”
瑛的那三个麻将搭子似乎对这种场面见怪不怪,都推了牌,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们。
小三觉得既已来了,拼着命也要把话说开,就算被她们打死,打伤了最好,让男友看看她老婆是个什么泼妇。她也豁出去了的问: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瑛不紧不慢地说:“我不晓得你的名字,但你肯定是我老公在外面找的小。”(我们这儿管二奶叫“小”)
小三对这个原配的冷静吓倒了,愣了半天讲不出话来,心里想她应该扑上来打我才对啊。
瑛又说:“也不知道你是第几个,怎么,他找的那个导游又分手了?”
小三懵了,因为在她心里,男友是最爱自己的,只是无法跟老婆离婚,至于那男人的历史,她全然不知。
瑛见她不开口,问她:“小妹,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?你是来劝我离婚的吗?”
小三支支吾吾地说:“我怀孕了。”
瑛瞥了一眼她的肚子,冷冷地问:“那又怎么样?”
小三鼓足勇气说:“是志宏的孩子。”
瑛看都不看她一眼:“哦?是吗?你打算怎么办?”
小三真的豁出去了:“你们离婚吧,志宏早就不爱你了。”
旁边的麻将搭子看不下去了,大声喝斥:“不要脸”“婊子!”有一个胖女人甚至想冲上来打她。
瑛挥了挥手,制止了她们。回过头来和颜悦色地对小三说:“小妹,我们是不会离婚的,志宏也不会跟我离婚。我都能接受你的存在,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呢?你如果愿意做志宏的情人,我和志宏都不会亏待你的,你无非是要钱嘛。”
小三用威胁的口气说:“我要把孩子生下来。”
瑛照样不紧不慢:“行啊,我愿意出钱,你生下来吧,最好是个儿子,我和志宏都想再要个男孩,我们会喜欢的。我是不想再生了,年纪大了带孩子累。”然后回过头对她的牌友说:“有人肯替我们刘家生孩子,不错。”
小三目瞪口呆。
瑛又说:“孩子生下来,你带着也行,总归是为我们刘家添了一个后,我们会补偿你的,要不你给我带也行,我会请保姆。”
小三说:“你为什么不跟志宏离婚?志宏已经不爱你了,你一定要拖住他吗?”
瑛微笑:“你为什么一定要跟志宏结婚,总有个先来后到吧?他爱不爱我,你怎么知道?这是我们两口子的事,就凭他嘴巴讲?你也信?他还对我讲,对你只是性需求呢。这男人嘛,总少不得那回事,到外面找小姐又怕有病,找一个固定的比小姐便宜多了。哦,对了,我要谢谢你替我照顾志宏,志宏在你那里,你要给他洗衣做饭,要不,今天我把保姆钱付给你吧。”
小三气得发抖:“我一定会要志宏跟我结婚的!”
瑛倒了一杯果汁放在小三的面前:“那就最好,谁愿意坐这个原配的位置,我立马让出来,只是怕他不肯跟我离。告诉你,你前面不知有有多少女人来跟我要这个位置,志宏要是愿意放手,还轮得到你,比你年轻、漂亮的情妇他多的是,你要这个位置,先去把她们摆平吧,要不要我把她们的电话号码给你?”
小三站起来:“他要是不离婚,我就把这孩子打掉!”
旁边的三个麻将搭子笑出声起来。
瑛点点头:“随便你,我们已有两个孩子,男人嘛,多的是精子,志宏反正有钱,要生孩子在哪不能生?你要打要留,是你的权力。”
小三怒气冲冲拉开门冲了出去,身后是一片哄笑声。
后来,据说这个小三主动跟瑛的老公分了手。当然,瑛的老公是不会闲着的,立马又换了一个黄头发的女郎。
瑛的大孩子现在上大一了,她说等孩子毕业,她就熬出头了。看来她也有她的打算。

Leave a Reply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