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奶奶的时候
在父亲的时候才体会到:他拉着我的手和我说,你跟着我说,爸爸,村里老少爷们给您送行了,这个时候,一切恶念无影无踪
这个指引 像是催眠 更是是一个传承  但是现在的红白的司仪已经变味 红 本来就是天地鉴证的仪式 白是痛苦结束新生的开始